谣言横飞的体育世界里请媒体把人当「人」看

如今,在每个人都可以发声的「后真相」的媒体时代,媒体更应该掌好手中的舵,而不是在谣言和标题党背后,被流量所裹挟,迷失了自己。

如今因为疫情,从中国到亚洲再到全球,很多体育比赛无论大项小项,都因故延期或取消。

可是,体育记者们却并没因此闲下来。在疫情新闻的爆发式增长之外,「辟谣」也几乎成为了这个特殊时期,媒体人的重要日常工作之一。

一周前,来自IOC元老庞德那一番「奥运取消」的言论炸屏了各个新闻页面。但 当我们逐字逐句翻译采访原文后才发现,庞德的言论重点是「奥运延期不易」,而非「奥运可能取消」。并简单分析了如果奥运会因为疫情需要更换举办方案,其延期或更改举办地,都会面临的问题以及对应举措。

然而,在不少中外媒体人的添油加醋下,一个关于「奥运取消」的新闻有板有眼冲上了微博热搜。

尽管国际的疫情形势仍在持 续严峻——就在3月3日,日本奥运大臣桥本圣子在采访中表示,依照日本与国际奥委会之间的协议,数月后若依据客观情况需要,可允许东京奥运会推迟到今年年底进行。

但,事态也绝对没有发展到,在此时此刻需要媒体朋友们来为东京奥运官宣「取消」,正如不该由媒体来正式官宣「死亡」一样。

这则推送来自一个叫做「澳大利亚」(截止发稿,该账号名称已被系统收回)的微信公众账号,流量在推送后瞬间10W+,之后又有不少其他微信账号、微博账号与抖音up主也「迅速」跟进了这条消息,一时间被转的铺天盖地。

但为什么说这则谣言的造假水平是如此低级呢?因为,标题中的「送医」二字,甚至都没有在正文中出现过哪怕一次。

不过,再假的标题党,也总会有一个供以创作莫须有消息的新闻来源,以自我标榜他们的信息正确性。

然而,真相的真相是:意大利丙级联赛的皮阿尼斯发现了3名球员+1名工作人员的4个确诊案例,这支球队在2月23日与尤文图斯U23进行过一场比赛,而一些参加了那场比赛的尤文U23球员,在周中和C罗所在的尤文一队有过一次合练。

于是,在这支意丙球队确诊消息出现后,尤文图斯在2月29日晚叫停了U23队的全部训练,并安排U23全体队员居家隔离,隔离期至3月8日。

据尤文图斯副主席内德维德的消息,截止目前,还没有尤文图斯的队员出现呼吸道疾病的症状,一线都是安全的。

更不用说,在这条消息铺天盖地传播的时候,C罗其实刚刚在伯纳乌的包厢里看完西甲国家德比……

此外让人失望的是,对比福布斯、BBC、天空体育等更具权威性的媒体,同一则关于尤文图斯与肺炎疫情的新闻,这些媒体在报道时,同样也把「3名球员确诊」和「尤文图斯」等信息字眼放在了题目里,给不少人造成了理解上的偏差。而很多直译这些新闻的媒体,早就多次刷屏,只是都还没有「澳大利亚」标题党得那么彻底。

于是,一则需要用几段话讲清楚的消息,浓缩在了耸人听闻的题目里,被提炼出「疫情」和「C罗」这样的关键词,造就了一个又一个10W+乃至刷屏的流量神话。

因为,他们比谁都清楚这一套「爆款的炮制方法」——帽子里变兔子,电脑手机前动动手指,一则爆款新闻分分钟完工,合上屏幕,流量奖金到手,哪管背后洪水滔天?

当然,这两则关于奥运和尤文的报道中,传统综合媒体、泛体育媒体与大众自媒体占据了报道者的主体,专业体育媒体占比不大,当中更是以「辟谣者」的身份出现。

但讽刺的是,体育圈中的标题党现象同样屡见不鲜。类似的操作,早已经是行业心照不宣的共识。

比如,打开贴吧、虎扑、懂球帝、直播吧等体育资讯类APP,最热门的帖子里,永远少不了诸如这样的对比引战贴——「平心而论,C罗梅西谁更强」

即便梅西和C罗都在公开场合里多次表明了两人的关系。但媒体还是热衷于报道他们的「针尖对麦芒」的交锋,尤其在每次荣誉揭晓前后。「谁是世界足坛第一人」的过度争论,永远都能掀起没有营养的泡沫流量。

除去「冷饭热炒」之外,体育圈还有不少造流量的媒体手法。例如前文中的「标题党」,例如「全球独家爆料」或者「花边新闻」,再例如把一则深度采访拆成几个有流量的点分开发,先发谣言再发辟谣贴,或者干脆编撰传闻,并通过剪辑已有的采访视频来达成混淆视听的效果……

很多中国球迷们熟知的热门梗,其实都是拜标题党或假新闻所赐。比如「李毅:我的护球像亨利」,比如「三棍客」,比如「多位足坛巨星早年在中国试训被拒」等等。

据马德兴老师回忆,2001年十强赛,沈阳涌入了8000足球记者;而如今呢?卡佩罗、佩特莱斯库都讲过类似的故事,比赛之后的新闻发布会,记者寥寥,甚至有时干脆没有记者,教练只能自问自答,或是几个记者问来问去,还是那几个固定的问题。

在这个输出情绪和观点的时代,真相似乎已经不再重要。打开热门微信文章,几乎「爆款」文章的共性都是在「发泄情绪」,而非「阐述事实」。

当然,作为体育媒体人,我们有理由抱怨,移动互联网的催化下,全世界的新闻行业都呈现出了这样的趋势。无论是特朗普口中无处不在的「Fake News」还是牛津词典评选出的年度词汇「后真相(Post-Truth)」,都指向了这样一个事实——电视、报纸、杂志等大众传媒,不再是人们获取新闻的第一手来源,它们已经被每个人自有的「圈子」取代了。

于是,国内外的社交媒体平台都成为了新闻传播的重要来源,而社交媒体的特点则是,每个人都可以是新闻的来源,这自然导致了新闻的真实性和准确性大打折扣。

回想一下,居家防疫期间,又有多少所谓的「新闻」,是我们各自在微信群和朋友圈看到的呢?而这些新闻的准确度,又有多少呢?

每一个选择标题党、造谣和编故事的媒体人,和每一位阅读传播的个体,都成为了这波时代「潮流」的助推者。

但是,天下熙熙,皆为利来,每个如此操作的媒体人背后,都有一条悬着的「金线」。

在这个「流量至上」的时代里,各个媒介平台的收入就来自于客户的广告。 由于广告主需要的是更多曝光量,因此,平台自然不可避免地倒向流量,从而更好地服务他们的广告客户。

于是,在这套计算公式里,每个读者代表的并不是媒体平台的客户,而是流量数字里的「1」而已。

好的一面是,疫情之中,仍然有《财新》、《财经》、《三联生活周刊》、《中国新闻周刊》等媒体坚守着新闻真知,深入前线,冒着双重风险,探寻着事实真相,践行着媒体的价值与力量。

例如,孙杨一案前后,懒熊体育发布的旁听了听证会全过程的蔡果律师纪录一文,获得了广泛的好评,而ECO氪体也第一时间翻译了 的全文。深入到赛事和事件的一线去,进行观察和报道,尽可能接近真相来讲述故事,便是我们一直以来的努力和追求。

而在纯粹的流量变现之外,体育行业也在尝试着更多方式,从根本上探索和改变「生存」的命题。

从新浪体育的3X3黄金联赛到5X5足金联赛,再到虎扑的路人王赛事,再到直播吧和懂球帝的约球功能,是基于媒体的IP赛事变现探索;虎扑的得物和识货,以及基于微信、UC号、抖音、快手的诸多KOL的带货之路,则是媒体基于电商变现的尝试。

而音频、视频等多种媒体形态的试水,也是不少MCN、KOL以及公司平台在进行的尝试。基于小鹅通等工具的付费阅读、付费报告、线上线下培训开展,同样也是一条探索之路。 值得一提的是,在此次疫情发生以来,PP体育、阿里体育、优酷体育、咪咕、抖音、快手等平台也开展了各种形式线上健身的内容,意在进行观赛到参与的媒体引流和转化。

可以看到,同样还是对流量的追逐,不同之处在于,这些需要直接和精准转化的媒体变现尝试,给内容本身也提出了新的要求,也是尊重每一个用户的表现。当努力讲好体育故事的媒体多起来,体育媒体行业才有机会长足地进步与发展,而不是被社交媒体和标题党所反噬。

「倘若一个国家是一条航行在大海上的船,新闻记者就是船头的瞭望者。他要在一望无际的海面上观察一切,审视海上的不测风云和浅滩暗礁,及时发出警报。」

如今的时代,媒体的招牌或许不再金光闪闪。 流量至上的运维思路,的确可以 得到 一时的流量回馈,但长久之后,劣币必将驱逐良币,赶走真正热爱体育的人。进而造成的体育文化缺失,终会让体育产业成为无法落地的空中楼阁,而媒体也要无以为继,反噬其身。

「风物长宜放眼量」,目光看的长远,做真正对的事情,把好自己手中的舵,才能让体育媒体的生意持续做下去,而不是短视地杀鸡取卵。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Previous post 懂球帝虎扑都把意甲积分榜搞错了!只有这家公司对了
Next post 英超赛事资讯 纽卡斯尔联vs利物浦 比分预测利物浦能否占上风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