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杰出到黯然离场——桑乔在曼联到底发生了什么?

欧洲足坛曾经最令人兴奋的年轻球员之一,为何在球队被下放了接近四个月的时间,并在个人社交媒体上因主教练对他训练表现低于标准的言论发布呛嘴的帖子。曼联近期历史上最受期待的签约之一,为什么俱乐部历史上身价第四高的球员因为一线队食堂的禁令而只能用午餐盒送餐呢?(显然TA也是懂“盒饭梗”的)

考虑到在后弗格森爵士时代曼联的所有主要签约中,桑乔确实是老特拉福德的关键决策者应该做出的正确决定之一。毕竟,它花了两个夏窗才最终完成。

事实上,曼联对桑乔的兴趣可以追溯到更早的时候,彼时他与自己的青训母队曼城之间产生矛盾,而他与大黄蜂之间正在传出绯闻,两年后,在索尔斯克亚执教的第一个夏天,曼联也曾探讨过转会事宜,但最终认为转会流程和条款太复杂。

12个月后,在疫情期间,当他们认真开始尝试签下桑乔时,情况并没有变得轻松。这笔交易是可行的,但必须遵守多特蒙德制定的条款:要价为 1.2 亿欧元(按当前汇率计算为 1.03 亿英镑/1.31 亿美元),并在 8 月 10 日的最后期限前完成。

曼联不准备付出这个代价 – 前执行副主席三德子在多特蒙德的最后期限之后仍坚持这一立场,而此之后德甲俱乐部只会考虑 1.4 亿至 1.5 亿欧元之间售价。

尽管如此,曼联仍然继续追求桑乔,错误地认为多特蒙德可能会在球员估值方面屈服。这种错误的信念意味着直到转会窗口后期才寻求替代引援,当时因新冠疫情而推迟的2020-21赛季英超联赛却已经正式恢复开打。

在那个转会窗口期的最后几天,桑乔被拍到违反疫情封控规定,与英格兰国脚亚伯拉罕和本·奇尔韦尔一起参加家庭聚会,而随后三名球员都缺席了对阵威尔士的友谊赛,而对阵比利时与丹麦的欧国联中又重返大名单。

这是桑乔在多特蒙德期间最引人注目的场外行为不检点的例子,此前有报道称桑乔不守时,并因在封锁期间理发而被罚款10,000欧元(8,600英镑,11,000美元)。

曼联意识到了这些担忧,但相信这是桑乔希望离开大黄蜂所作出的“妖”,并认为他们可以创造一个让他能够发挥最佳表现的环境。所以尽管出了这么些幺蛾子,曼联对桑乔的兴趣从未减弱。

该赛季结束时,在曼联点球大战击败比利亚雷亚尔获得欧联杯冠军的次日早上举行的一次会议中,老特拉福德的关键人物,包括时任主帅索尔斯克亚和新上任的足球总监约翰·莫塔夫,决定在那个夏天优先考虑签下桑乔。

与三德子任期最后几年完成的其他重大交易不同,协议是相对较早达成的。曼联于 7 月 1 日敲定了 7300 万欧元的转会费,并在三周后、即夏季欧锦赛结束后签署、锁定并交付了该协议。

然而,在抵达曼联卡灵顿基地后,桑乔出现了严重的耳朵感染并发症,需要去医院并用棉签塞入耳道进行训练。因此,他在 2021-22 赛季开始前一周才开始与球队其他球员一起训练,索尔斯克亚感觉无法在主场对阵的首场对阵利兹联还有客场挑战南安普顿的比赛中让他首发。

在 8 月底的联赛第三轮客场 1-0 战胜狼队的比赛中,他首次亮相,可是当时他已经不是曼联在转会窗口最重磅的炸弹,因为C罗的游子归家的消息在比赛前的几天已经闹的满城风雨。

五届金球奖得主在主场 4-1 战胜纽卡斯尔联队的比赛中梅开二度月,桑乔在第66分钟被换下。完赛后的更衣室里,桑乔表示比赛的节奏让他感到惊讶。有人毫不含糊地告诉他要习惯它。

然而桑乔却很难适应。到11月索尔斯克亚被解雇时,他已经在14场比赛中没有进球或助攻。

在最初的几个月里,我产生了一种感觉,认为可以采取更多措施来帮助桑乔适应曼彻斯特的生活以及适应英超联赛的要求,特别是在经历了如此混乱的转会窗口以及桑乔没能第一时间开启在曼联的训练之后,桑乔的适应并没有因为他的场上位置飘忽而得到帮助。当索尔斯克亚改变阵型并移至三后卫以试图阻止曼联的下滑时,他的新援(桑乔)甚至在一些训练中被部署为右翼卫。

不过这个战术尝试从未在比赛中出现过,但它说明了如何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里,一名据称具有变革性的签约球员变成了一名小角色。

在去年9月索尔斯克亚的专访中曾透露桑乔被确定为曼联主帅招聘部门将其列为首选右翼(右边锋、右边前卫)目标,他同意这一评估。但有一个问题。“他非常有天赋,但我们还没有看到他最好的表现,”索尔斯克亚说,“我希望我们能看到,但他更喜欢踢左翼——马库斯(拉什福德)踢的位置。”

在桑乔偏爱的左路位置上上,曼联一直是不缺战力的(早期马夏尔、拉什福德、加纳乔——译者注),使得他在老特拉福德的三个赛季中都有“水土不服”的迹象——无论谁是球队主教练。

朗尼克认为桑乔是对他的训练方法最敏感的球员之一,并在他出名“直白”的媒体访问中谈论了他的天赋。然而,他也认为有必要让他受到更多挑战,以让他在老特拉福德能够拿出在卡领顿时的一贯表现。桑乔最初在朗尼克手下出任10号位,获得朗子信任后在该赛季剩下的时间里都在他最喜欢的左边路首发,直到四月下旬因扁桃体炎提前结束。

尽管他远不是曼联表现最差的球员,而且只是陷入困境的球队的一部分,但在 2021-22 赛季英超联赛中出场 29 次(20 次首发)中贡献 3 粒进球和 3 次助攻,但缺乏令人信服的证据来支持他作为球队长期首发左边前卫的说法。

然后有一个时刻,在一场充满紧张和分歧的赛季中,以罗纳尔多为首的一群球员与朗尼克举行了一次会议,会议建议曼联应该安排两名前锋——一种体系的转变,而这反过来又需要丢下桑乔。

滕哈格对这位边锋在季前赛和赛季初的表现感到满意。八场比赛中的三个进球——包括曼联主场 2-1 战胜利物浦的首个进球,以及滕滕的首场胜利——让人短暂看到了昔日多特蒙德时期的桑乔的表现。然而,俱乐部开始注意到在9月份国际比赛日还有1-1战平切尔西第51分钟被换上后明显下滑的表现,而那场比赛是他三个半月以来的第一次一线队登场。

荷兰人将桑乔送到荷兰与值得信赖的教练一起训练,而他在 2022 年底世界杯休赛期间没有前往曼联位于西班牙安达卢西亚的拥有温暖气候的训练营,这一决定被一些人视为一种纪律处分行动也被看做是一种对球员的关心,旨在纠正训练中的低迷表现和迟到违纪行为,而不是让它们变得更糟。

在西班牙训练营的媒体吹风会中,滕哈格提到桑乔需要解决“身体和心理上的问题”——这一表态让更衣室里的一些人感到不适,荷兰人没有获得球员或其经纪人的许可来表达此事。

滕哈格觉得这一评论是对球员的一种激励,而俱乐部则认为如果不向媒体提供他缺席球队的理由,会让流言更加的混乱,然后主教练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里再次重申桑乔的身体状况不够好:这是身体的问题,但是身体与心理都有联系”。

桑乔恢复全面训练,并在 2 月 1 日对阵诺丁汉森林的联赛杯半决赛次回合比赛中重返球场,尽管那场比赛中我们看到了他的能力,但是最后在决赛中输给曼城的比赛中,他的表现并没有打动滕哈格。尽管如此,主帅在几周后的曼联季前之旅中表示桑乔的状态“非常好”。尽管这一评论附带了一个警告,即这位 23 岁的年轻人的“态度”是他的责任,但让人难以预料的是,几周后两人的关系就会破裂。9 月的第一个周末,桑乔最终被排除在客场 1-3 客场负于阿森纳比赛的大名单之外,主教练将他的缺席归因于“他在训练中的表现”。

桑乔在推特上回击:“请不要相信你读到的一切!我不允许别人说完全不真实的话,这周我在训练中表现得很好。我相信这件事还有其他原因,我就不多说了,我已经当了很长一段时间的替罪羊了,这不公平!”

当月的国际比赛日期间允许缺席后,球员和教练在卡灵顿会面,试图解决意见分歧。

桑乔向桑乔展示了前往阿森纳之前最后一次训练的视频——这是曼联首发阵容和包括桑乔在内的B队之间的一场练习赛,旨在模仿他们的北伦敦对手。主教练对桑乔在训练中的表现不满意,尤其是他的逼抢。桑乔不同意,但会面后,就如何解决此事进行了进一步会谈。

曼联希望桑乔删除该帖子并向滕哈格道歉。然后,虽然桑乔确实删除了这条帖子,但是与教练之间的和解谈判并没有任何的进展。9月14日,曼联发表声明称桑乔“将继续参加远离一线队的个人训练计划,等待球队纪律问题的解决”。

与此同时,曼联的一些人形容他对于青年队训练的参与率“远低于100%”,为了保护关系,他们要求匿名。但他的缺席被归咎于生病,俱乐部的医生每次都会及时通知他。桑乔的团队否认他缺席了两次以上的训练,并表示每次都是因为他身体不适。

卡林顿内部有猜测称,由于桑乔没有出现在一线队照片中以及随后失去了肖像权,桑乔超过20万英镑的周薪已经被削减。据称,他合同中的一项条款将其收入以及是否成为一线队球员相关,尽管桑乔方面也对此提出了争议。

如果能够在熟悉的多特蒙德呆半年,在对他比较了解的埃丁·泰尔齐奇教练的带领下,现在可能会重启他的职业生涯,“当我今天走进更衣室时,感觉就像‘回家’一样,”桑乔在周四宣布回归时说道。 “我对俱乐部里里外外都了如指掌,我和这里的球迷一直非常亲密,而且我从未与那些负责人失去联系。我迫不及待地想再次见到我的队友,走上球场,面带微笑地踢球,准备进球,进球并帮助获得欧冠资格。”——桑乔在重返多特蒙德后接受采访时说道。

就在几周前,德甲俱乐部的高层还淡化了对桑乔感兴趣的建议,但多特蒙德的表现不佳——他们在冬歇期开始前的六场比赛中都没有取得胜绩,他们现在在积分榜上排名第五,他们渴望改变进攻方式为桑乔的回归带来了契机。

对于曼联来说,这笔交易代表着将桑乔重塑为一名合格球员的机会,或者更有可能的是,使其在夏窗可以变为一项“有人买”的资产的机会。

或许事情本不必如此。询问一些与桑乔共事过的人,他们记得桑乔是一个安静、谦虚的人。其他人则认为,采取更温和的方式可能更有利于充分发挥他的作用。

有工作人员记得,桑乔在经过一番劝说后,参加了曼联基金会的一次活动,与会者对他提出的问题数量和他对工作的热情令人感到惊讶。

不过,其他人对滕哈格的强硬立场表示认同,他们的立场是从 9 月份后果之前发生的事情中得知的。例如,对于桑乔来说,守时一直是一个持续存在的问题,在他为多特蒙德效力的第一个四年期间也是如此。

尽管只与桑乔共事了一个赛季,但前曼联中场球员内马尼亚·马蒂奇上个月在接受奥地利新闻媒体 Yu Planet 采访时将桑乔列为训练中“总是迟到”的几位球员之一,而他(自己)并没有在训练中迟到。他是唯一一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提到桑乔守时问题的队友,尽管语气很愉快。

上个赛季,教练团队开始将桑乔的日程安排默认设置为比其他球员早一个小时(默认他会迟到),这项方法最初达到了预期的效果,尽管只是最初。卡林顿的一些高层人士认为,尽管曼联尝试了不同的方法来充分发挥桑乔的潜力——无论是通过激励还是惩戒——但对他的注意力和专注力的担忧仍然存在。

至少就目前而言,十哈格与桑乔的做法似乎得到了那些将在未来几周内接管曼联足球业务的人的默许。

当桑乔从多特蒙德租借归来时,拉特克利夫的交易预计已经敲定,到时候需要他们来决定这位代表英格兰代表队已经登场23场的球员。

他的合同将于 2026 年夏天到期,但包含再续约一年的选择权。目前,桑乔在老特拉福德的职业生涯再延续两年半甚至更长时间的机会似乎微乎其微。也就是说,除非他能够比滕哈格在老特拉福德待得更久。然而,没有迹象表明荷兰人的主帅地位会因为拉特克利夫率领的新管理团队而产生动摇。桑乔不会参与拉特克利夫领导的时代的初期阶段,相反,他离开英国,回到了毫无疑问拥有他“说明书”的俱乐部。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Previous post 英超最新积分榜:热刺不败领跑枪手第二曼城3-0大胜曼联红军第4
Next post 英超最新积分榜:乌龙世界波!阿森纳客胜终止3连平 距切尔西1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