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坛球星自由转会成潮流原因究竟何在?

曾经,某家俱乐部如果放顶级球员自由身离队,一定会被认为管理不善,会引发球迷的愤怒。阿森纳就曾面临这样的情况,2018年10月,俱乐部时任足球总监Raul Sanllehi表示:

“我觉得球员的合同不应该拖到最后一年,这是一项政策,我这不是在炒剩饭,任何人都会同意这一点。一般球员合同是签五年,你一定要想清楚到了第三年该做什么,最晚就是三年,不能再拖了。”

阿森纳想得是挺好的,但拉姆塞后来还是免签了尤文。这反映了足坛当下的一种趋势。

毕马威调查后发现,2019年至2021年间,欧洲五大联赛的付费转会占比减少了6%,达到历史最低的30%。同一时期,免费转会占比从19%增长至22%,租借转会占比从45%增长至48%。乍看之下,变化好像不是太大,但请注意:过往,免签和租借是大多数低级别联赛俱乐部的选择,原因很简单——他们差钱。

现在,这种现象在顶级联赛也越来越常见,自由身离队的大牌球星越来越多。比如去年夏天的梅西、拉莫斯、多纳鲁马、阿拉巴、阿圭罗和博阿滕,还有今夏的博格巴、登贝莱、迪巴拉、鲁迪格、拉卡泽特、埃里克森、贝尔和苏亚雷斯。

姆巴佩差点也加入这个行列,但上个月,他晃点了皇马和所有人。据报道,姆巴佩和PSG续约3年,签字费1亿欧元,年薪5000万欧元。如今在续约谈判中,顶级球星就是这么任性,很多球员也比俱乐部更有主动权。

曾经有一段时间,对足球运动员来说,长约是真的很香。除了少数顶级球员,大部分吃足球饭的人收入都不是那么高,很多球员追求的就是一份三到四年期的合同。曾经,一次重伤不仅可能葬送球员的职业生涯,还会毁了他们的一生。现在,伤病依然是一个风险因素,但运动和营养科学的进步了,球员们不再那么害怕失去“铁饭碗”。

最大的变化是,周薪只是当今顶级球员的收入来源之一,球员可以把自己打造成品牌,用肖像权赚大钱。去年,C罗成为史上首个社媒粉丝数超5亿的球员,当时,该数据超过了20家英超俱乐部的总和。C罗是一个极端的例子,但现在很多球星的网络粉丝数量确实比他们效力的俱乐部多。在哪儿踢球都能领工资,他们对换单位这事不怎么介意,而这也会让球员的新东家获利。

梅西去年夏天以自由身加盟PSG,每赛季税后工资2500万英镑,外加2500万英镑签字费。而PSG方面的消息人士认为,梅西为法甲冠军带去了商业和营销收入。

博格巴过去6年在曼联的表现乏善可陈,但他在社媒上人气超高,所以今夏他依然可以在多家豪门里挑下家。

这种自由的氛围源自1995年的博斯曼法案。弗格森曾在判决20周年之际表示:“欧洲法院裁定,球员合同到期后,其他俱乐部不用付转会费。之后,一切都乱套了。”

职业俱乐部都想保持一套精简的阵容,这可能是自由球员越来越多的最大原因。这在逻辑上也说得通,在没那么挣钱的小联赛,很多俱乐部都会这么干。但也有证据表明,在顶级联赛中,部分俱乐部不太愿意花冤枉钱留下那些上不了场的球员。

疫情对经济的负面影响仍然存在,各俱乐部都会想尽办法降低运营成本,自然会拿合同和球员工资开刀。

许多俱乐部都受到疫情影响,巴萨应该是最惨的。登贝莱本来是可以续约的,但巴萨更希望能在去年夏天或今年冬窗卖掉他套现,增加收入,以满足西甲的阵容支出上限规则。

皇马也一直想将贝尔出手,但苦于找不到愿意接受他60万英镑周薪的俱乐部。威尔士晋级世界杯后,贝尔可能会找个新东家,签一份短约,再踢半年保持状态,但到时他的薪水应该是他在皇马工资的零头。

据报道,尤文图斯本来已经同意了迪巴拉的续约条件,但随后却要求球员降薪,这促成球员决定自由转会。国际米兰最有可能签下他。

欧战席位是阿森纳决定在赛季末缩编阵容的因素之一。他们迟迟没有决定要不要和卡泽特、恩凯蒂亚续约(两人的合同都快到期了),其实是在等欧战资格的结果。最终,拉卡泽特回归老东家里昂,恩凯蒂亚则在这期间表现出色,有望在月底续约。

俱乐部还曾放走7名合同快要到期的首发球员(姆希塔良、厄齐尔、帕帕斯塔索普洛斯、穆斯塔菲、科拉希纳茨、威廉和奥巴梅杨),并给了他们可观的“遣散费”。消息人士告诉ESPN ,有时,被“遣散”的球员可以拿到90%的未付工资。但从长远来看,俱乐部还是省钱了,这种模式值得效仿。

(各级别联赛)俱乐部越来越不愿意向26岁以上的“流浪汉”球员提供合同,这种趋势在新冠疫情爆发前就已出现。

经验显得越来越不重要。很多俱乐部更愿意把机会留给自家青训球员,甚至牺牲队内的大龄轮换球员,砸钱买20岁出头甚至不到20岁的球员。这就导致许多老球员只能接受更低的续约条件,或者去其他俱乐部找饭碗。

有那么一二十年的时间,俄罗斯和乌克兰的顶级俱乐部在国际转会市场上很活跃,塞尔维亚、克罗地亚和捷克等国的俱乐部是受益者。俄乌冲突爆发后,两国的足球联赛实际上都停摆了。中国金元足球时代也结束了,几个相对活跃的市场突然就消失了。曾经,球员们在这些联赛能拿到诱人的薪水。

当然,上述联赛水平都没有那么高,但这说明一些过往看起来理所当然的(俱乐部)收入现在已经没有了。

有人把佣金当快钱赚。国际足联在2015年决定解除对经纪人行业的管制,消除了几乎所有的准入壁垒,代理球员业务的“中间人”和家人数量激增。

梅西和内马尔长期由各自父亲代理场外相关业务,但这两人咖位太高,所以多年来在谈判中都处于优势地位。而很多档次差一些的球星,也由家人担任经纪人,比如:拉什福德、林加德、赖斯和阿诺德。

转会是一项很复杂的业务。经纪人要和俱乐部高管搞好关系,要掌握很多法律知识,这样才能确保最终签订的合同对所有各方都是最优解。续约谈判和免签加盟谈判相对简单很多,代理方赚不到什么钱。职业经纪人的收入主要还是来自高比例转会费抽佣,所以他们更爱走转会这条相对难走的路。

今年夏天,个别球员的情况很特殊。埃里克森经历去年夏天的意外后恢复得很好,今年在布伦特福德踢得也不错,可能会有不少俱乐部想要他。年初,布伦特福德只和埃里克森签约六个月(考虑到他身体情况的不确定性,这个合同期是可以理解的)。现在看来,他完全可以把好状态延续到新赛季或以后更长的时间里,可能会去一家更大的俱乐部。

切尔西在鲁迪格和克里斯滕森的续约事宜上也曾碰到一些传统问题。但后来,阿布受到制裁,切尔西被授予一项特殊许可,可以继续赛程,但无法与队内球员进行续约谈判。在此期间,鲁迪格同意加盟皇马,克里斯滕森也接受了巴萨的条款。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Previous post 穆里尼奥26冠并列历史第六瓜帅32冠第三弗格森49冠第一
Next post 欧联杯历届冠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