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昕:兼顾电竞本身的特点同时服从综合性运动会的准则

6月15日,距离杭州亚运会开幕还剩下整整100天。如何让电子竞技项目融入综合性运动会的标准和体系,也只剩下了2400个小时。

从2008年北京奥运会开始,此后的广州亚运会、杭州亚运会均实行场馆化运行模式,在这样的运行模式下,要求“以竞赛为核心、以场馆为基础、以属地为保障”。以中国杭州电竞中心为例,场馆有超过20个业务领域,每个部门都有着非常细致的分工,这就给各部门工作人员的沟通和协调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本届杭州亚运会电竞项目的比赛下设七个小项,但对于场馆团队来说,亚运会电竞比赛并非七个项目商业赛事的简单叠加,且由于综合性运动会有着截然不同的逻辑,这就意味着过往商业电竞赛事的经验并不能照本宣科地被平移过来。

以田径项目为例,项目之间的成绩计算方式不同,田赛是以高度和距离长度(远度)计算成绩,而径赛是以时间计算成绩,但在规则和流程上,所有48个小项的报名、比赛流程和颁奖流程都必须是完全一致的。

对于电竞同样如此,“遵守惯例、标准统一、尊重个性、注重细节”,是综合性运动会的场馆运行原则,也是每个项目都必须遵照和适应的。尽管各项目版权方都有自己的游戏规则和商业赛事规则和标准,但整个行业内却没有适用于综合性运动会的竞赛规则和标准。

为了弥合分歧,场馆竞赛团队就需要在综合性运动会的基础之上,结合电竞项目本身的特殊性,在寻找规律的同时建立规律。我们也在两个阶段的测试赛结束后,分别采访了来自中国杭州电竞中心的领导、工作人员和参赛人员,在和他们的对话中,我们看到了另一番亚运电竞的图景。

2003年,电子竞技正式被国家体育总局列为体育竞赛项目。而这番亚运电竞的新图景,将是纪念中国电竞20年的最好礼物。

竞赛技术运行主要是分为四个领域,分别是FOP区管理、训练场地管理、竞赛器材管理以及竞赛信息。这四个领域的设计,不光是针对电子竞技的,是所有亚运会项目的竞赛技术运行都是这么去设的,这套理念最早是沿袭于2008年的北京奥运会,从那之后就一直沿用这套体系了,并且在后面的广州亚运会和北京冬奥进行了一些改良,再根据历史的经验,以及体育的整个发展流程进程,最后有了现在这么一个体系。

FOP区是它的英文全称叫Field of Play,就是比赛场区,中文也叫比赛场区管理,主要就是管理比赛场区内外,包括核心区域的秩序,和相关领域的配合对接协调,以及发生在FOP区里的比赛流程的管理。

举例来说,像是运动员入退场的指引,混采区会有引导员,检录区也需要有志愿者。像电竞项目的比赛有多个场地,在副场地也会有相关职能的人员在。还有就是跟竞赛信息口配合的成绩信息传递员,他们需要观察整个比赛流程,去帮助运动员进行信息登记注册,同时FOP区的工作人员还要保证技术官员在区域内的工作流畅。

P类就是工作人员,FOP区加上我一共有五个人。除了P类人员之外,V类的志愿者,到了正赛大概会有34-36人,这次测试赛我们缩减到了19人,另外还有C类人员,就是所谓的合同商,在电竞项目里更多是厂商、设备供应商、网络供应商等来自第三方的人员,这些人每天在场馆内的峰值大约是40-50人。

我个人觉得可能电竞在管理上的严密性更高一点。因为 FOP区摆着很多竞赛器材,传统体育项目可能更多的是以场地为主,摆在上面的物件可能相对来说比较单一,也比较大,会相对好管理。

比如说乒乓球的乒乓球桌,篮球的球架,还有足球的球门,它的外围都是会有明确的边缘,比如用广告牌或者其他的隔离区隔开来。电竞的FOP区更多以偏软隔离和人员隔离的方式为主,而且电竞的舞台是在整个蓝区里面的,也就是说有蓝区权限的人,一不小心就会溜上舞台。比赛的舞台上有很多竞赛器材,尤其电竞的竞赛器材更多的是一些电子元件和设备,像耳机、电脑、手机,包括外设,这种东西都是电子元件。

因此我们就需要工作人员,包括流线体系去配合起来,来保证跟赛事无关的人,接触不到这些东西。这是我们工作的一个难点,也是区别于其他传统项目的挑战。

更多还是靠人员的磨合,包括正赛的时候,我们会有多班次的人员调配来保证每个重要的岗位,在每个比赛的前中后期都有人去做好相关的管理工作,不让其他无关的人员趁虚而入,来保证我们 FOP区的正常的运行和维护工作。

因为电子竞技过去常见的比赛模式,是厂商化的模式,而这次电子竞技是被纳入了综合性运动会,挑战就在于我们需要去兼顾电子竞技本身的特点,但是又不能去打破电子竞技在综合性运动会的准则,所以我觉得更多是把两个不同模式的赛事体系去兼容起来,我觉得这个工作是最难的。

比如说在一些比赛设施和条件上,像传统的电竞比赛,选手在台上除了外设,可能还会有水杯、风扇以及联赛常见的辅助设备,我们也是想通过测试赛来观察这些东西到底有没有必要,因为除了本身的成本外,它可能会影响综合性运动会的比赛模式。

因为我们的舞台构建跟传统的电竞项目可能会有些不同,所以那些放在台上的东西,我们都是需要经过严格的研判,来确认和判断它是否适合整个综合性运动会的体系。如果适合,那么也要和所有的项目进行标准的统一。

测试赛存在的意义就是用来发现问题并且解决问题的,那我们在这个过程中,发现并解决了哪些问题呢?

第一个是流程,我们测试了包括从比赛的入退场,场间休息,还有颁奖,这些流程我们都会不停地去试去发现,看哪些步骤是可以优化的,比如运动员从哪个口子下,它的合理性是否符合流线,这些是可以研究的。

第二个我觉得是比赛场区内的简化,我们一直在倡导所谓的比赛场区需要越来越精简,区域面积需要越来越小的概念,目的也是为了管控整个场地的秩序,因为人多的话肯定会比人少要更难管控,那么我们在保证有必要的人进入比赛场区,出现在比赛场区以外,其他的我们都会尽可能做一些删减和优化。

我们尽量保证有必要的人出现在有必要的地方,没必要的人如果出现在这个地方,势必会影响整个环境的空间,再加上我们的FOP区是开放的,观众是可以直接看到的,如果有太多的人赛时进行走动,其实也是会影响观众的现场观感。

我觉得是硬件,当然这也要归功于我们每个领域,尤其是竞赛领域的通力配合,尤其是在些硬件的问题上。因为对于硬件的采购也好,租赁的来源也好,可能我们没有厂商办比赛那么专业,他们可能有长期合作的合作方或者下游单位来配合去提供这些东西,但我们没有,我们都是要从头去沟通,在有限的时间内去沟通相关的资源方或者制造商去完成这些东西。我们在有限时间内要来的这些东西,比如竞赛器材、手机、电脑,整个过程几乎是没有出现因为设备故障而导致比赛流程中断的,我觉得这是令我特别欣慰的一点。

实话实说,整个测试赛开始前,其实我是很担忧这个问题的,因为毕竟大家都没经验,都是投石问路、摸着石头过河的过程,这个点我觉得是相对来说比我预期的要顺利很多的环节。

在杭州亚运会的电子竞技项目比赛中,我们如何让运动员去适应综合性运动会的流程?

我觉得对于运动员们来说可能也还好,因为到时候肯定是以国家或地区代表队的形式来组织运动员参赛,那么在参赛前肯定会进行长时间的集训来保持状态。

到杭州之后,杭州亚运会每个项目都有自己的训练安排机制。因为运动员是住在亚运村,我们到时候会同步给运动员训练的报名表,他们会在该项目对应的黑板报上找到这个项目,根据先到先得或者其他的原则,去设置自己在不同时间段,需要哪个项目去进行赛前训练。

正式比赛当天,赛前选手还有一定的时间去进行设备和整个游戏系统的调试和测验。这个东西有一部分是沿用了电子竞技比赛自身的传统,但是有些过于繁琐的我们也把它优化掉了,所以我觉得这是取长补短,好的东西我们就学,然后可能不适合亚运会体系的东西,我们就只能通过深思熟虑之后把它优化掉。

还是多交流多沟通,因为大家都是为了同样的目标。场馆化运行的模式,各个领域是没办法以单一领域的力量去完成好的比赛的,更多的是需要精诚合作,通力配合,还要保持一个信息的互通和流畅性。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Previous post 权威发布|相约美丽广饶 放飞市运梦想 东营市第十二届运动会开闭幕式将于9月下旬举行
Next post “新C罗”闪耀西甲 国家德比观赛派对点燃沪上球迷热情